\

  最近,岳母大人亲手将她年轻时穿过的一套侗家民族服装交给了我太太。虽然这套衣服很老旧,可是在当年都是纯手工制作的,而且大部分的原材料都来自自家山上棉花树,的确是得来不易。所以太太对它爱护有加,对损坏的部分进行细心的修复。而当她穿在身上时,总有一种别有一番的感觉。但在我眼里,对于从小就在大城市长大的侗家太太来说,这套衣服对她来讲是一种民族文化的传承。

说到传承,在发烧音响领域里面并不少见,特别是那些历史悠久的音响品牌,他们会将已停产且有代表意义的器材重新复刻并推出。例如,马兰士Model 7+9、麦景图MC275、国都QC24/II40等经典器材都推出复刻版。对于这些复刻版器材,厂家都会尽可能地还原当年的外形、线路设计、零件以及声音。尽管复刻器材属于“复制旧物”,跟前者修复衣服的“旧物翻新”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但目的是使辉煌或者经典能够传承下去。

  最近,老牌音响厂Tannoy推出复刻版的Legacy系列音箱,型号分别是Arden、Cheviot和Eaton,我这次试听的是旗舰型号Arden。老一代的Legacy系列在70年代推出,当年Legacy系列的卖点就是使用Tannoy HPD(High Powered Dual)系列的单元,是当年Tannoy最后一个使用这种单元的系列产品,而HPD单元所使用的磁体正是Tannoy著名的Alnico磁体,这就是Tannoy复刻Legacy系列的原因所在。

\
试听Arden当年采用全套意大利Norman器材搭配,音箱摆位几乎与后墙贴近


HPD系列单元的前世与“今生”

  HPD系列单元是1974年~1980年之间的产物。作为80后的我,我没机会接触过当年的HPD系列单元,也没见过老Arden的实物,自然也没听过老Arden的声音。但强大的互联网还是让我找到了一些资料。HPD单元相比起更早期的同轴单元而言,悬边改用了泡沫边,加大了低频振膜的冲程,使得动态范围更大,能够重播出能量更丰富的低频,而且HPD系列单元的低频延伸最大可以重播到20Hz。与此同时,纸盆背部加装了加强结构,提高单元的功率承载能力,只是振膜的重量有所增加,灵敏度相比以前的单元会稍稍降低一点。Tannoy在当时设计出HPD单元,最主要的目的是迎合晶体管功放输出功率大的特性。

  对于复刻版的Legacy系列音箱,毕竟事隔多年后重新推出,现在就是现在,过去就是过去,Tannoy不可能找回当年的技术人员来复原HPD单元。Tannoy要做的是在HPD技术的基础上再按照现代的生产水平、材料和声音测量技术来重新制作一只性能符合现代要求的新版本HPD同轴单元。例如,低音部分的振膜依旧采用纸盆,保证低音振膜的轻质,但悬边从以前的泡沫边改成橡胶边,明眼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为了提高耐用性而使用的,而且橡胶边本身有很好的弹性和韧性,这样可以在柔韧性和耐用性之间取得更好的平衡点。高音部分则使用了经典的郁金香波导管设计。这种设计最早期出现在1989年,用来提高高音的灵敏度,还能让高频的指向性更强,这主要是为了满足录音棚监听工作需要大声压输出和以直达声为主的要求。例如,90年代推出的System 系列录音棚监听音箱就采用这种设计,新款的贵族系列也使用了这种波导器。

\

低音部分的悬边使用了橡胶边,提高单元的耐用性

\

接线端子采用WBT的产品


保留原有外观风格,让细节更完美化

  新的Legacy  Arden音箱不仅重新设计了喇叭单元,箱体方面也同样会根据现代的要求而重新改良。其一,箱体的内部强化结构会做得更好,让箱体更坚固,箱体底部也增加脚锥,可减少箱体共振。其二,前障板下方的三个倒相孔,老款的Arden使用的是纸质制作而成的倒相孔,比较简陋,而复刻版则采用ABS一体成型的。还有,接线端子用上了漂亮又发烧且牌子够响亮的WBT产品,内部连线用上了发烧线材,分频器也将高频部分和低频部分分开。

  当然,除了这些会影响声音重播的因素之外,颜值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毕竟现在买音响的人都很在乎颜值,除了要好听,放在家里也需要好看才行啊。如果100%还原当年那个呆呆的、黑乎乎的Arden,我估计没有多少人会看上它。所以新版本的Arden,它的同轴单元外边框,和高音调节面板上面都使用了金色外表,一个深色的箱体配上金色做点缀,这样看起来能够让这个本身不太高调的外形增加几分华丽的特质。不过,尽管做了那么多的改变,复刻版Arden的箱体尺寸、内部容积以及那个复古的外形风格基本上都能按照老一代的Arden那样保留下来。

  此外,Arden的箱体有一个特点,它的前障板很宽,但箱体深度较浅(包括贵族系列),这种音箱的设计就是Tannoy典型的Sound Field理念,目的就是让用家将音箱进行贴墙摆放。所以,有幸成为复刻版Arden的玩家不妨参考这种摆位方式。

\

前障板还提供了“高音量感”和“高频衰减”两个调整

\

前障板下方是三个倒相孔,这整个导向管都采用ABS一体成型制造而成


大口径低音就是这样自信

  Tannoy这种大口径的同轴音箱给我的印象就是容易驱动,还有宽松大气的声音,那是因为我认识的烧友里面就有人用皇家西敏寺和GRF(老版本),他们都喜欢用小功率的甲类晶体管机或者胆机来搭配,出来的声音是很宽松和饱满的。对于这对灵敏度高达93dB的Arden来说,同样可以参考皇家西敏寺和GRF的方法来搭配,而我相信,一台300B胆机也能够让Arden唱得相当欢快了。那么Arden会有那种宽松饱满的感觉吗?答案是非常非常肯定的!毕竟是15英寸的低音单元啊,而且外加三个导相孔,只要低音振膜轻轻一动就能产生能量极其丰富的低频,而且大口径低音的低频想不宽松都难……对于一对有着宽松且低频能量充沛的音箱来说,播放什么音乐最合适呢?对于我个人来说,管风琴录音最能表现出大口径低音单元的优势,就好像重播Charles Munch指挥Poulenc的作品《Concerto for Organ,Strings and Timpani》,管风琴的声音一出来,Arden的低频丰富程度可以将我团团包围,整个房间瞬间充满了丰满又带有轻松感的低频,那种感觉真的好舒服。除了管风琴的录音,还有什么录音能让这个15英寸同轴单元的Arden展示它的优势呢?答案是钢琴!而且最好是贝森朵夫的钢琴录音。就像重播维多利亚*普斯特尼高娃演奏的《柴可夫斯基第二钢琴协奏曲》的第三乐章里面,唯有大口径低音单元才能真正感受到贝森朵夫钢琴那种雄壮浑厚的声音,唯有大口径低音才能让我感受到一台庞大的钢琴呈现在眼前的感觉。那么,除了管风琴和钢琴,还有什么类型的音乐能展现出Arden的优势呢?一,交响乐;二,爵士乐。对于交响乐,大口径低音单元在重播交响乐的时候能有能好的气势和场面,尤其是重播到乐章的高潮部分最能感受到它的真正威力。对于爵士乐,通过大口径低音单元才能感受到那种轻松自然的音乐气氛。总之,大口径低音单元的优势真的很多很多,有待大家亲身感受,而当你拥有一对Arden之后,你或许会觉得当重播音乐的时候就是这样自信。

\

Tannoy的Legacy复刻版有三款型号,分别是Arden、Cheviot和Eaton


浑厚无比的中频

  刚刚说过Arden的低频,现在来说说Arden的中频。Arden的中频就好像它的低频一样丰满浑厚,要知道像Arden这类采用15英寸两分频同轴单元的音箱是一个非常变态的设计,1.3英寸的高音单元与15英寸的低音单元之间没有中音单元的情况下而直接衔接,那是难度非常高的事情。这样的设计使得绝大部分的中频信息都必须通过那个15英寸口径的低频单元发出,而还原浑厚丰满的中频简直就是easy job了!至于很多发烧友说Tannoy的人声很毒,一听难忘,就是这个原因了。要说Arden的中频,那可不是一般的音箱所能达到的。特别是听人声的时候,Arden的中频真的非常饱满,人声变得很突出,而且声音结像也会变得庞大,定位更是精准无比。当Chet baker的《My Valetine》响起时,Chet Baker的人声非常的温暖而有肉感,而且还能听到Chet baker在演唱过程中用鼻子哼歌的声音,这是我以前从来没听到的效果;巴伐洛蒂演唱的《我的太阳》,Arden并不是着重于表现出巴伐洛蒂那种强烈的声音穿透力,不是着重于表达热情澎湃的感觉,只是那种浑厚而又舒适的人声,听起来的确别有一番风味。在器乐方面,播放DECCA的《竖琴协奏曲》,竖琴的声音不仅饱满,结像不仅庞大,而且琴弦震动的余韵也非常丰富。而重播里奇演绎的《帕格尼尼24首随想曲》的时候,小提琴的声音更是吓人,Arden丰满的中频充分地突出了小提琴的琴腔共鸣声音。

\

高音部分依旧采用Tannoy著名的郁金香波导器

\

这是老一代的Arden音箱,相比起复刻版的Arden,因为时代的审美观关系,复刻版的确显得华丽多了


高频属于亮还是暗?

  对于Arden的高频段,说起来还有一段小插曲。我认识的几个发烧友也听过Arden,他们对Arden的中频和低频并没有太多的异议,因为Arden的中频和低频的丰满程度超过了他们的预期。可是高频部分就会产生太多的异议,有人说偏亮,也有人觉得偏暗。究竟是偏亮还是偏暗?那是个人习惯问题罢了。但以我个人看法而言,Arden本身带有高频调节功能的,在它的前障板下方提供“高频量感”和“高频衰减”两个调整,用来控制高频的音色,所以它本身没有所谓的偏亮和偏暗的问题,是亮还是暗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来调节。但如果从使用方面来考虑,这需要视乎聆听距离来调整,倘若聆听距离比较近,那么需要对高频进行衰减,越近衰减量越大,相反,如果聆听距离较远的话,那么衰减量越少,甚至可以不衰减。以我当天试听而言,我与两只音箱的距离大概有3米多不到4米的样子。这个距离如果将高音调成平直的话,高频的确会有点亮了,听起来会有硬的感觉。所以最终我将高频衰减3dB之后,高频变得顺滑和耐听了。听谢林演绎的《克莱斯勒小品》时,小提琴在高把位的声音已经不会显得尖锐和硬朗;卡拉扬指挥的《德沃夏克第九交响乐》(80年代版本)里面的铜管乐也就不会有冲着耳朵来的感觉了。


总结:

  我没听过老版本的Arden,没办法知道复刻版Arden与它之间的声音区别。然而,我听了复刻版Arden的声音之后,我觉得Tannoy在调音的时候会有自己的一些想法,会刻意地调出一种经典的声音味道。何谓经典的声音味道?那就是非常饱满、非常温暖的中频和低频,尤其是中频部分,Arden的中频声音真的很厚、很丰满,完全可以用浓郁来形容。而Arden的低频是一种宽松和自然的低频,量感很足,不是那种带有刺激性的冲击力,听起来是很舒服的。与此同时,Arden的动态是相当温和的,并没有那种疯狂的感觉,并不是夸张的高低频延伸,反应速度也是不徐不疾的。这种声音风格,就好像听以前老的英国音箱那样的感觉。


●音箱类型:2路2单元同轴单元低音反射式音箱●使用单元:15英寸橡胶边纸盆低音单元、1.3英寸镁合金振膜高音单元●频率响应:35Hz-30kHz(+/-6dB)●推荐放大器输出功率:20-300W●连续承受功率:150W●峰值承受功率:600W●灵敏度:93dB●阻抗:8欧姆●分频点:1.1kHz●尺寸(H×W×D):910×620×362mm/只●重量:41kg/只


●咨询电话:852-22621686  ●网址:www.tannoy.com●总代理:大昌贸易行有限公司

验证码: